0%

因为海报产生的一点想法

今天晚上看了不少海报,真的感触颇多。

晚上闲来无事开始在网上看各种各样的海报,被2020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海报所吸引,看了之后其实我对下面一片叫好的评论感到十分不解,因为在我浅显的理解中这真的真的是一个十分十分一般的海报,构图色调和信息的处理我都不喜欢,结果看到很多人大加赞赏。于是我去查了查往年的海报,顿时茅塞顿开。我也大加赞赏:今年的比起往年真的好多了!

这里不贴图,因为太过辣眼睛,我实在是不想我的博客出现一堆一堆的挥手小金人西兰花

在这些海报中有一个名字十分闪亮:黄海。但凡由他设计的海报,就算说不上完美,至少精致,不丑。整张海报都给人很好的感觉,能够准确切中电影的要义,从他我们能看出来我们是不缺乏那些做出好海报的人的,那么为什么我们在这种国际化的颁奖典礼上,能够出现这种及其不符合审美,完全没有美感的海报?审核把关的人和真正观赏海报的人,他们的思路真的相通,或者说至少有相同点吗?我觉得是没有的。

看到一个论点,科举考试的废除和市场经济的开放让“文人们”失去了声音,他们没有了说话的能力,或者说话语权。这和我们所说的“甲方爸爸”的本质是相同的:现在在这个位置上的这批人,他们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美丑的能力。

我们喜欢看黄海式的海报,但是审核者并不喜欢。可能设计人员真的拿出了许许多多非常精美大气或婉约精巧的方案,但是正常人不能同时喜欢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结果,也自然会在形式所逼之下拿出西兰花。他拿出的是一个畸形的,被权力所限制的艺术,带着镣铐可以舞蹈,但是要不就需要很高的水准,看看姜文的《让子弹飞》,要不就会贻笑大方,成为我们吐槽的海报。

所以我不由得大胆的猜测:因为第一次使用这种设计让上面满意,从此之后这便成了一个标杆;因为第一次尝试新的手法被打回来重做,这里自然成为了禁区。这就像这些创作人员脚上的两条铁链,他们变得越来越紧,为了不触碰它,创作人员甚至会主动将铁链缩短,终于有一天两只脚被捆在了一起。这时候别说跳舞了,跳绳都不行。

由此可以延申到很多的地方,关于我们为什么拍不出各种各样的电影,为什么大家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越来越小心,他们的原理都是一样的,给你戴上脚镣的是环境,但是缩短铁链的,肯定也有你的一份力。关键是有些类似网站管理人员,仗着自己的话语权足够大,竟然将用户的铁链也剪短,然后甩锅给上面的规定。

很多时候哪有那么多规定,都是他们自己臆想出来的。

我发个 奴隶 都能被屏蔽?我倒要看看是哪里的规定不许我这么说?唱国歌的人这么多你怎么不敢去屏蔽?

当然,他们也是夹在中间两面难堪,你会说这是个很模糊的东西,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界限在哪里所以只能这样不然他们也会丢了饭碗云云。

这时候你还能说什么呢?这时候再有人对他们表示批判,就会有人跳出来大骂你不理解劳动人民的辛苦,他也是按照上面的规章制度办事,没办法,时代的一粒灰掉到他们头上……抱歉走错了

我只想说:

我可以同情他们,谁来同情我?我想看好看的海报,不想被荷官在线发牌的风格污染眼镜;我想在社交网站正常说话,不会被疑神疑鬼的人给禁言;我想看正常的动漫,不会因为“染发”等奇奇怪怪的原因被禁播……这么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你现在让我同情他们?

谁来同情我?你配说这话吗?换句话说我同不同情是我的事情,对那些在网上咋咋呼呼一副正义人士样子的人说一句话: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